关于我们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 新闻中心 | 城市规划 | 旅游文化 | 节庆会展 | 饮食文化 | 礼仪习俗 | 文化遗产 |文化艺术 | 城市人物 | 城市形象 | 文化交流 | 文化产业
·成都举办“低徊入衣裾―—·速读经典的图书十分流行 ·游戏不只具有娱乐属性,还·数据造假让文化失去本真
  中国城市文化网首页 > 文化遗产 > 文化遗产-综合新闻 > 正文
非物质文化遗产--攸县打铁水
  中国城市文化网  时间:2018-1-10 17:23:09    www.citure.net  来源:中国城市文化网    收藏本页
  北方打铁花,铁水量多,场面浩大壮观。在湖南,打铁花艺人多半是曾经的补锅匠。

  在茶陵、攸县这些补锅业发达的地区,至今保持着打铁花的习俗。茶陵补锅业曾一度垄断了湖南的补锅市场。明末清初时,茶陵的补锅匠开始向攸县迁徙。补锅匠将补锅剩余的铁水用来打铁花,打铁花最初是补锅匠在补锅完成之后,馈赠客人的节目表演,渐渐被赋予了驱邪、红红火火、团团圆圆的美好祝愿。清末至民国时,在攸县城关地区,铁花取代了烟花,逢年过节,开业建房,都请补锅匠来表演,大多是以木板击打铁水的方式。

  补锅不需要熔化太多的铁,剩余的铁水也不多,打铁花场面自然比不上北方打铁花的壮观。不过湖南的补锅匠们却创造了自己的绝活——徒手打铁花。有史可查的最早徒手打铁花传承人是补锅匠段道林,1891年,他在攸县上云桥表演带徒。


  2009年,宁金华被确定为攸县打铁花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他的打铁花也成了元宵庙会必不可少的表演。这个12岁就学习补锅的匠人没有想到,让他远近闻名的却是“为了好玩”而学习的打铁花。宁金华年幼丧母,12岁就跟着茶陵的补锅匠陈十皮学补锅,他先后在村里带了12个徒弟,坚持到了上个世纪末,补锅的越来越少,终于无奈回了家。


  “只是为了好玩,每次补锅都会剩下些铁水,就拿起来打。”少年宁金华胆大,看到有的补锅匠能徒手打铁花,自己也开始摸索,壮着胆子用手打铁花。“铁水打在指缝里了,手烧伤了,或者没有接住铁水烧到了脚。”练习阶段的宁金华没少受伤,后来他总结了经验,“要用手掌打,速度要快”。学成之后的宁金华经常会在补锅结束以后表演,四里八乡建新宅、新店开业会请他去表演,“打铁花能够驱邪”,对此他深信不疑。只是随着补锅业的式微,打铁花也被人遗忘了。


  夜幕降临,拿出熔炉和风箱,开始起炉。在熔炉里装进碎炭起了火,煨子盛满碎铁,将煨子放在熔炉里。煨子是他自己做的,“叫神仙土,要到醴陵挖”。他现有的神仙土存货是十几年前从师傅处拿来的,煨子要提前半个月做好,晾干。


  生铁熔化大约需要一个小时的时间,宁金华的徒弟、儿子轮流拉着风箱。在快要完成时,煨子却破裂了,“这个煨子沾了水。”宁金华只好重新起炉,他特意叫儿子宁新义去点了香烛,烧了纸钱,“起炉前要拜祖师爷的”,补锅匠的祖师爷是女娲。


  在铁快熔化时,宁金华往煨子里加盐,“为了滤去杂质”,加铜则是为了铁花打起来更好看。铁水熔化后,他开始驱散围观的观众,用铁钳夹着一个小勺,舀起铁水,倒在空中,左手朝铁水击去,铁花飞溅,观众急忙躲闪,却不忘叫好。没有任何防护工具的宁金华并不以为意,击打得更欢了。“徒手打铁花最重要的是胆大,击打得准、快。”问到诀窍,宁金华说。


  不少人想跟宁金华学艺,但往往是看到滚烫的铁水就退却了。去年,河南来了两个人,在他家住了两个星期,也没有学会。县文化馆催促宁新义赶紧学习这项绝技,希望他发扬光大。“没时间啊,学这个东西需要花时间的,一家人需要我养呢,只能出去打工。”宁新义有些无奈。父亲并没有接到多少商业演出邀请,“如果全身心投入打铁花,太没有安全感了。”


  前几年他试过一次徒手打铁花,烫得满手是泡,至今心有余悸。看着父亲打得畅快,他终于鼓起勇气上前用手接了几次,手没烫伤,衣袖却烧了个洞,不过,这给了他信心,“以后这项技艺,肯定需要我们传承下去的。”


页面功能:【推荐】【字体: 】【打印】【收藏】【关闭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人才招聘 | 服务内容 | 合作方式 | 会员注册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08-2011 citure Corporation, 版权所有 中国城市文化网 京ICP备10054343号 投稿信箱:service@citure.net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  电话:010-650170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