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 新闻中心 | 城市规划 | 旅游文化 | 节庆会展 | 饮食文化 | 礼仪习俗 | 文化遗产 |文化艺术 | 城市人物 | 城市形象 | 文化交流 | 文化产业
·阿根廷赞助商亚博体育直击·童彬原:安全驱动精装产业·首届慧凡艺术团才艺表演大·当好新时代文艺“三大员”
  中国城市文化网首页 > 城市首页 > 城市热议 > 正文
历史文化名湖沦为“城市洗脚盆”
  时间:2010-8-6      来源:经济参考报    编辑:vivi【字体: 】【收藏】【关闭


  历史文化名湖沦为“城市洗脚盆”

  “莫愁湖边走,春光满枝头。花儿含羞笑,碧水也温柔……”上世纪八十年代唱遍大江南北的《莫愁之歌》,是对莫愁湖生态环境的真实写照。可是,今天在莫愁湖边走,看到的是周边高楼大厦铁桶般“围剿”湖边风光的图景。站在湖畔高楼上向湖里望去,莫愁湖更像一个“城市洗脚盆”。

  记者调查发现,莫愁湖东岸是万科金色家园小区,共有12幢住宅楼临岸建造,最低的18层,最高的30层,基本封死了莫愁湖东岸。紧邻这12幢大楼的是“名湖雅居”小区的多幢高楼,位于莫愁湖东南方向,与“万科”连为一体,把莫愁湖的南面封闭了。这两个“豪宅区”离湖岸仅10多米远,小区和莫愁湖之间还有私开的小门,莫愁湖成为小区居民的“私家花园”。

  记者注意到,在万科12幢高层楼的东边还有“新城逸境”“君园”等秦淮河沿线的高层楼盘。在莫愁湖的北面是多幢四五层的民宅,莫愁湖的西南边,隔开十多米的马路,高层建筑同样一幢接着一幢。

  记者调研发现,不仅莫愁湖如此,其他的城市湖泊如玄武湖、乌龙潭、百家湖等也都正在被高楼大厦和富人豪宅包围和侵占,沦为一个个“城市洗脚盆”。如南京百家湖西岸的百家湖花园、文化名园等豪宅小区临湖而建,将环湖路拦腰截断,环湖路由一个圆圈变成了一个半圆,另一半成为别墅群和停车场。尽管市民对此很不满,但有关部门却没有作为。

  莫愁湖管委会李军说,莫愁湖是南京河西新城区惟一的综合性文化公园,也是市民心目中的“老字号”公园。莫愁湖公园规划定性为展示历史文化、古典建筑和为周边市民提供城市休闲绿地为主要功能的风景名胜公园。规划提出“公园周边建筑现状宜不高于30米,以传统建筑形式为主或带有古典建筑元素符号”。然而,目前铁桶一般紧紧环围莫愁湖的30高层建筑已经远远超过了30米,限高规划成一纸空文。

  宋林飞认为,稀缺的公园物业资源,造就了临近公园的开发项目拥有巨大的升值潜力,开发商由此赚取相当的利润,而这都离不开规划部门的工作。可以说,规划的短视导致了这一城建败笔,而利益的短视让莫愁湖成了“洗脚盆”。

  风景名胜保护凸显困境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不但是旅游地产开发商,包括地方政府和旅游经营管理部门,都热衷于在保护区内大兴土木。无序开发风景名胜区的乱象凸显“缺法律规范、重开发、轻保护”的风景区管理困境。

  北京大学世界遗产研究中心主任谢凝高教授认为,风景名胜的管理涉及规划、建设、林业、文化、文物、宗教、旅游、商业各系统,关系错综复杂,管理体制不顺。最后造成的结果就是决策权和执行权落到了地方政府手里。而地方政府又往往存在其利益局限性,盲目地追求以旅游拉动经济发展,搞招商引资,搞房地产开发,以此作为自己的政绩。

  体制缺陷导致的另一个问题,是国家风景名胜区仍由各地管理保护,通过门票开发资金来保护。国家财政几乎没有资金投到风景名胜区,导致许多风景名胜区因此不得不走上“靠山吃山”“以景养景”的道路,最后过度开发,损失惨重。

  宋林飞更指出法律制度上存在的诸多问题,如相关领域只有条例没有法律、领导“拍脑袋”随时可以改变建设规划、旅游管理执法没有强制性措施等题,如不及时解决,风景名胜区的保护只能是“纸上谈兵”。

  记者采访的专家普遍认为,在风景名胜周围发展旅游地产项目,已不是单纯的生态或经济问题,也是民生问题。关键是政府在行使公共权力的时候,有无切实考虑到公众的利益,公众的意见和声音是否能反映到政府决策里。若继续任由大量的地产项目肆意侵占优质资源,剥夺普通老百姓享受自然的公共权力,那在短暂的经济利益后面,失去的可能是党和政府的威信及民心。

  商业资本高歌猛进 古城面临生死考验

  随着城市建设的快速发展,一些历史文化名胜古迹成为牺牲品,有的倒在推土机下,有的被迫“减肥瘦身”。记者在湖南、江苏、山西等知名旅游胜地调研发现,依托古城的品牌优势,房地产开发不断升温,被文物界视为“珍宝”的历史文化古城景区面临开发过度危机。

  商业侵蚀传统文化

  被文物界视为“珍宝”的历史文化古城景区,在享受旅游开发带来巨大财富的同时,也在面对一场“生死”考验。原汁原味的传统文化遭到商业化侵袭,一些核心景区外的古建筑遭到强拆,整体风貌受到破坏。

  记者在“江南第一水乡”周庄调查发现,充盈于耳的不是小桥下潺潺的水声,而是一群群商贩叫卖的聒噪。举世闻名的周庄正在迷失水乡的意境和得天独厚的人文主题。同样,佛教圣地五台山也因商业味太浓影响了“申遗”,很多风景名胜区因那些最原始的、最珍贵的物质文化的丧失而成为城市商业区的翻版。

  近年来,开发商为了建高档商品楼不断地填湖,使史称“金陵四十八景”之首的莫愁湖遭到严重破坏。在莫愁湖里散步的一位老教授向记者表示,如今的莫愁湖被开发商慢慢地侵吞,湖的面积只有原来的一半多。南京市园林局一位负责人说,众多高楼把莫愁湖围得“水泄不通”,很难看到昔日“水面荷花堤上柳”的美丽风景了。这是南京人的损失,也是城建规划的一大失误。

  湖南省怀化市洪江古商城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被誉为中国资本主义萌芽时期的“活化石”,近10万平方米、380余栋明清古窨子屋建筑,静卧在湘西大山深处。但是当房地产开发商的推土机开到古建筑旁边时,这座被文物学者认为完整记录中国古代商业文明全过程的古城,行将走向消亡。记者看到,核心区外的许多精美建筑都已夷为平地,在瓦砾堆上新建的楼盘和酒店与古城风貌格格不入。一段风景优美的沿河风光带被建成商业步行街,门面价格达每平方米1 .6万多元,高出当地均价数倍。

  无独有偶,凤凰古城从被文物专家发现,到地方政府引进开发商进行旅游商业开发,也经历了一个狂飙猛进的阶段。站在古城南华山上,记者看到数栋钢筋水泥楼房居高临下,俯视着一大片深褐色的飞檐翘角的古建筑群,而一些看上去古香古色的“老房子”,也只是现代“仿古建筑”。最能体现凤凰风情的吊脚楼,有一部分已改建成钢筋水泥结构的民居,只在回龙潭附近尚留有10多栋老屋。

  凤凰县建设局负责人说,在经济利益驱动下,一些凤凰人将祖传的老屋拆掉,重修成两三层的“家庭旅馆”;或随意洞开门面,加层盖房,越来越多的新式房屋穿插于古巷之间。沈从文墓地前方,原本是一段宁静的江堤,现在却被当地居民圈占,建起一栋体量巨大的宾馆,将墓地原本幽雅的环境完全破坏。

  文化遗产遭遇“文化异化”

  我国的古城古镇古村历史源远流长,文化底蕴深厚。经历了第一轮的“房地产开发”之后,“文化遗产”正遭遇“文化异化”的侵蚀。

  湘西凤凰古城是文学大师沈从文的故乡,厚重的人文底蕴和古色古香的街巷,吸引了无数外地游客来此访幽寻梦。记者在这里采访时看到,夜色中的古城喧闹无比,沱江边的古民居不少摇身变成了闹哄哄的酒吧,形形色色的游客在灯红酒绿的吊脚楼歇斯底里地大呼大唱。这座被称为“中国最美的小城”,弥漫着进口啤酒和爆米花的味道。

  经营银器和扎染的张桂英老人说,随着古城旅游开发的加速,老街上的古旧味儿越来越淡了,由于租金水涨船高,商铺门面渐渐被外地资本占据,具有地方特色的工艺品店面,生意远远不如那些喧嚣的酒吧和饭店。

  凤凰“蜡染大师”熊承早,祖宅就在凤凰古城老街上,前些年还在家中与天南地北的游客交流创作心得,出售一些自己创作的蜡染工艺品,如今却将老宅子租给了外地商人,令人欷歔不已。

 

页面功能:【我来说两句】【推荐】【字体: 】【打印】【收藏】【关闭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人才招聘 | 服务内容 | 合作方式 | 会员注册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08-2011 citure Corporation, 版权所有 中国城市文化网 京ICP备10054343号
投稿信箱:service@citure.netyingran0729@sohu.com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   电话:010-650170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