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五位奥运冠军现身小铁三冠·云南昆明宝华寺浴佛节歌会·裕苑艺术受邀参加中国品牌·书香清华园·阅读共筑中国
  中国城市文化网首页 > 城市主题文化 > 城市主题文化--城市主题文化 > 正文
城市主题文化博弈论概述
  时间:2009-9-24      来源:中国国际城市主题文化设计院    编辑:李莉【字体: 】【收藏】【关闭
  

       著名经济学家保罗·萨缪尔森说:“要想在现代社会做一个有文化的人,你必须对博弈论有一个大致了解。” 博弈论(Game Theory)亦称对策论,是应用数学的一个分支,目前在生物学、经济学、国际关系、政治学、军事战略、电脑科学等许多学科都有广泛的应用。主要研究公式化了的激励结构中的相互作用,是研究具有对抗或竞争性质现象的数学理论和方法。博弈可根据不同标准进行分类。一般可分为合作博弈和非合作博弈;按所持信息不同有可分为完美博弈、完全博弈和不完全博弈(贝叶斯博弈);以博弈进行的次数或持续长短可分为有限博弈和无限博弈;按表现形式可分为一般型(战略型)、展开型等等。
       同时萨缪尔森还说:“经济学在20世纪经历了两场革命,一场是20世纪上半叶全面运用边际分析方法的“边际革命,一场是最近30年渐成态势的“博弈论革命”。城市发展战略是城市发展的决策,城市政府主要的公共政策,涉及政治、经济、法律、文化等诸多领域。城市发展战略中时常遇到的发展预测从博弈论观点看实际上是对“博弈均衡”的判断,战略决策和管理活脱脱就是博弈过程。
21世纪又是世界城市大竞争的时代。就城市而言,大竞争时代是指当今世界范围内城市之间的竞争和较量。这种竞争是基于主题文化的一种博弈。在一定的经济基础上,城市主题特色的形成,成为竞争的主要“筹码”。本世纪,成功的城市将是实现城市主题文化的城市。
      第一、城市发展的外部博弈过程
      进入二十世纪以来,竞争无疑成为世界城市的最高权威,许多城市败落及更多城市名扬世界,已经为这一最高权威作了很好的注解。随着市场机制日益成为资源配置的主要手段,昔日决定城市繁荣的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模式,已经被更多的市场竞争所代替。随着改革开放和中国加入WTO,这一竞争趋势已越来越明显的摆到了中国城市的面前。以城市为集结的多维空间载体,正在以多种复杂的方式进行着全球资源、市场、生存空间和发展机会的争夺与较量。
      在城市竞争的同时,还存在着城市的合作。城市的合作不仅存在于同一区域城市群,还存在于产业的上下游之间城市,同行业城市带之间。城市的合作是源于城市的发展过程中对资源需求的调配过程,所以城市的发展是建立在城市的合作与竞争之中的,城市的合作与竞争构成了最基本的城市区域关系,也就是我们要阐释的城市间博弈基础。
      城市的外部博弈过程就是城市发展策略的一种选择。城市可以看作是不同的利益集团参与区域间的竞争载体,作为个体具有一定意义上的独立选择权来决定自己的发展方向。城市间政策抉择的出发点是获得城市利益的最大化,即获得城市发展所必需的资源、技术、资本。同时在现行的体制下,城市的自主权力进一步放开。城市可以拥有更大的政策自主权和战略决定权。城市的这种追逐利益最大化的行为目的和城市自主权扩大的这一实现条件,构成了亚当·斯密所说的经济人本质,城市的发展战略具有了独立的性格。城市间的竞争行为就可以看作是不同的经济人(或利益)之间的一场唯利益论的争夺过程。(当然按照西方经济学的研究原理,这是一种简化的计量经济学手段,即把研究的方向集中于几个有效参数,而适当忽略一些对整体结果影响较小的因素的研究过程。为的是可以更加清晰的判断城市的博弈走向)
      现在,城市间的博弈开始。城市首先是采取了有利于自己生产最大化和利益最大化的发展方向即城市定位。这一定位的取得是源于对市场的有效性分析。也就是按照价值规律的市场弹性需求指数,来得出当时市场最紧俏或一段时期内(通常是很短的时期)的市场紧俏需求产品。在确定市场需求之后,城市往往会按照市场来组织生产,设计符合市场但不符合自身的发展战略报告或五年规划,然后按照规划开始划拨土地、整合资源、招商引资、跑要贷款、开工项目等一系列的实施行为。至此一座城市的博弈选择过程告一段落。
      在这座城市进行博弈选择的同时,他的邻近城市也在做着同样的发展战略报告。同样是根据市场需求分析,得出产业发展方向,确立城市定位,编制战略报告,上报发展规划,开始组织实施。但是我们知道,按照地域的同一性原则,邻近的地域往往具有一定的资源相似性和发展状况的接近性。而市场的信息又具有一定的滞后性。这就造成了同一个经济带或城市群中的城市发展规划、城市定位的极其相似甚至是雷同。
      曾经有一位学者在研究中国城市的发展规划时,发现了一个令人吃惊的现象:长江中下游沿岸的数十个城市竟然都把城市的发展定位在了发展汽车产业上,而且都是整车制造业。也就是说在未来的五到十年中,从重庆、武汉、芜湖一直到上海,中国将出现几十个底特律。诚然,中国的汽车工业确实是刚刚起步、市场前景乐观,但到目前还没有看出中国人的汽车消费能力具有消化几十个底特律的胃口。更何况这种发展方式会造成巨大的重复建设、资源浪费和恶性竞争。不难看出这是一个城市发展的死胡同。可以说这些城市在博弈过程都打出了相同的牌。所以在他们的价值收获过程中也就很难获得价值的最大化,因为社会创造总价值在这时被分解了,而且因为城市间的对抗性发展出现了整体的价值损失。
      城市间的这种外部博弈状态,形成了一个典型的囚徒困境模型,即每个城市都采取了自己认为可以价值最大化的方案,反而造成了整体收益的最小化。这在博弈学与社会心理学中有一个著名的论断,叫做个体的理性会导致群体的非理性。城市间的竞争就是建立在每座城市看似理性的战略之上,出现了全社会城市的不理性行为。也是现在城市功能重复、定位雷同的最主要原因。城市还没有在外部博弈中明确自己所应该打得牌,就盲目的进行产业定位。

[1]  [2]  [3]   下一页
页面功能:【我来说两句】【推荐】【字体: 】【打印】【收藏】【关闭
    特色城市建设
   城市主题文化
    名牌城市建设
    城市批判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人才招聘 | 服务内容 | 合作方式 | 会员注册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08-2011 citure Corporation, 版权所有 中国城市文化网 京ICP备10054343号
投稿信箱:service@citure.netyingran0729@sohu.com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   电话:010-650170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