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 新闻中心 | 城市规划 | 旅游文化 | 节庆会展 | 饮食文化 | 礼仪习俗 | 文化遗产 |文化艺术 | 城市人物 | 城市形象 | 文化交流 | 文化产业
·传承民族文化 云南慧凡姝·老字号的新活力,六必居用·XINTIANDI新天地·融合与创新——静观助力健
  中国城市文化网首页 > 城市主题文化 > 城市主题文化--名牌城市建设 > 正文
钟表之都伯尼尔
  时间:2009-10-13      来源:中国国际城市主题文化设计院    编辑:【字体: 】【收藏】【关闭
城市主题文化导言
伯尔尼城市的主题文化为"钟表"城市主题文化。伯尔尼对精密工艺制造有一种天生的嗜好,对时间概念有一种宗教般的虔诚。这种天生的嗜好和对时间宗教般的虔诚必然会统领一个王国和世界,那就是钟表王国和钟表世界。伯尔尼人对制造钟表已经上升到一种艺术高度,就像维也纳人,人人会弹钢琴和拉小提琴一样。在历史上伯尔尼几乎家家都会制造钟表,有的并不是为了生计,而是一种爱好。在这个城市不会制造钟表仿佛就像不是这个城市人的一样,有人甚至感到自卑。这种钟爱钟表的情节渗透与城市每个人的生命中,制造手表成了生活的一部分,甚至最重要的部分。伯尔尼把制造钟表当成了一种艺术创造,除了人们手上戴的,怀里揣的钟表外,还有会奏乐的钟表,还有会奏出鸟儿鸣叫的钟表,还有会表演的钟表。伯尔尼人把钟表制作上升到一种城市的极致。伯尔尼人最大的优点就是不为时尚和潮流所动,不管世界发生什么变化,伯尔尼人对钟表都有一种坚定的操守和永恒的性格。所以伯尔尼一直用钟表感动着世界、用时间把握着世界的时光轮回。不管世界如何变化,伯尔尼人对钟表的感情永远不变。
城市主题文化背景
伯尔尼(Berne)是瑞士的首都,伯尔尼州首府,位于瑞士高原中央山地,莱茵河支流阿勒河在这里流成一个回环。联邦政府与议会设在此处,各国大使馆及一些国际机构聚集于此。伯尔尼旧城就建在河曲半岛上,现已扩大到河的两岸,有7座桥梁把两岸旧城区与东岸新城区连接起来。伯尔尼现有人口 15万。气候温和湿润,冬暖夏凉。
初建伯尔尼的时候,统治者贝尔托德公爵(Berthodv)突发奇想,决定出城去打猎用猎获的第一只野兽作为城名。结果他首先打到了一头熊,从此伯尔尼的州徽、市徽皆以熊为图案,因而伯尔尼至今仍被称为“熊之城”。它具有中世纪风貌,旧城建筑古朴,街道狭窄。高耸的塔楼、带有走廊的商店和街心竖立的彩色石刻喷泉等都吸引着游客。这座保护完好的古城,已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文化遗产。
钟塔也称得上是伯尔尼的城市象征。始建于13世纪的这一座巨型钟塔,原来是伯尔尼城的门户,如今这座具有历史性意义的钟塔是伯尔尼对公众开放参观的文化遗产中,最有名的一项景点。
迷人的外形、数字、钟面和天文钟是到1530年才正式完工的建筑杰作。
伯尔尼更多程度上只能被称为是一座“玲珑的城市”,而不像其他许多国家的首都那样气势辉煌、规模庞大。作为中立国的瑞士处处让人感受到静谧和安详,而伯尔尼则是这种静谧的最佳体现。精简的结构反映出纯朴的精神,温暖的乡村气息中萦绕着挥之不去的贵族化的高雅韵味,可以说伯尔尼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国都,整个城市就是一件玲珑的艺术品。经过了历代巧匠精心制作,那些堂皇的建筑物(中古式、哥德式、巴罗克式)都神妙的彼此依托,恍若一体,非其他任何地方所能企及。
一、城市主题文化起源与演进
应该说,人类制表的历史在几百年前是一个高度集中的原点,当为了完整而精确地记录时,表匠和科学家们开始潜心攻破重重难关,从而发展和奠定了表在人们生活中的地位。而把表当作产业来做的伯尔尼,把这样小小的物件,在起源和演进的历史中经成为城市主题文化的密码。一只只手表带来的富强和广博,显示了初始状态文化的魔法。
除旅游业、金融业外,钟表业为何成为瑞士的支柱产业之一,成为伯尔尼的“城市品牌”?这与瑞士的自然资源条件有关。在瑞士,除岩盐资源比较丰富外,石油、天然气、黄金几乎没有,于是他们早在16世纪就把目光投向当时技术含量高、工艺要求先进的钟表业。伯尔尼成了许多著名钟表的发源地。
在大约200年以前,伯尔尼贫穷匮乏,自从18世纪末名闻世界的大教育家裴斯塔洛奇提倡瑞士人要”手脑并用“、学习精炼技术起,适合瑞士的各种产业大大的发展起来,并在世界上占据了一定的重要地位。其中最为熟知的乃推钟表业。由于瑞士冬季漫长,农民农闲无事,便搞起了手表元件加工,以致每家每户都拥有加工设备和工具。这种生产方式从19世纪一直盛行到本世纪七十年代。迄今为止这里拥有近万家钟表厂和商店,年产4,000万只钟表,畅销世界。
瑞士,尤其是伯尔尼的名表制造业,最初是由法国大量逃避迫害的宗教艺术家来到后建立起来的,因为其中有很多人是技术娴熟的钟表制造匠,他们高超的技艺通过师徒承接和著名的钟表制作学校代代相传。故而有人说,钟表业在法国“开花”,却在瑞士及伯尔尼结果。
名牌战略可以说是伯尔尼手表业制胜的法宝。瑞士各手表品牌质量稳定、性能可靠且各具特色。那些驰名全球的品牌至今没有放弃“瑞士制造”的标志,名牌与“瑞士制造”标志互为支撑,为消费者提供了最佳的品质保证。长期以来,“瑞士制造”既代表着可信的技术质量,又是美观的代名词,是传统工艺与现代技术的结晶。正因为如此,瑞士手表是世界上被仿造最多的产品之一,这大概是成功的代价。
伯尔尼钟表业开始于 1587年。那个时代,世界上已经有了大的钟塔,家用台钟、挂钟。当时,瑞士的珠宝制作业已经非常有名。但宗教却禁止人们佩带珠宝首饰,因此迫使大批铁匠、搪瓷工匠等技术工人转向钟表业。他们将装饰艺术与钟表制造技术相融合,从而使手表的外形设计越发美观、工艺越发精湛。进入17世纪,伯尔尼一跃成为世界钟表制造的重要中心之一。而伯尔尼成为瑞士的制表业中心。19世纪,人们发明了比较复杂的机械手表,自动上发条的手表、带万年历的手表、带精密计时仪的手表,以及超薄精准的石英表等。几个世纪来,伯尔尼手表以其优良的品质、精湛的工艺、丰富的种类逐渐奠定了其在世界钟表王国的霸主地位。
伯尔尼的钟表业为何如此发达?
提起伯尔尼,恐怕所有的人都会下意识地想到手表。的确,手表几乎已成为伯尔尼的某种象征,这也是伯尔尼人最值得骄傲和自豪的事。手表为伯尔尼不仅带来了无尽的商机,也为伯尔尼带来了莫言的荣誉。在世界钟表业数百年的发展进程中,伯尔尼手表曾攀上风光无限的顶峰;也曾滑落至衰退的低谷。靠着伯尔尼人那种精益求精、不落人后的性格,伯尔尼始终将钟表之都的桂冠牢牢地戴在自己头上。
手表的出现是人类社会文明和进步的标志,它使整个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时间是一种度量衡单位,而手表却是划分时间的工具,时至科技高度发达的今天,如果没有时间的刻度,如果没有计量时间的工具,恐怕谁都无法想象这个世界会是什么模样。从第一只手表的面世起,手表的创制及生产都基于一个简单而机智的发明,这就是“弹簧”,它能够收紧并储存能量,又能慢慢地把能量释放出来,以推动手表内的运行装置及指针,达到显示时间的功能,手表内的这种弹簧装置被称为主弹簧(Mainspring)。
到16世纪末,伯尔尼制表业就以其质量闻名。早期的钟表十分昂贵,只是皇室贵族用以显示身份的奢侈品,其首饰的作用多于报时的功能。他们甚至烦厌每日多次去上发条,而且早期钟表准确程度较差,直至16及17世纪因制表工艺的不断改进,才提高了报时的准确性。1675年出现了一项技术的突破,就是“平衡”(balance)弹簧,此弹簧是用以调整传统主弹簧因运行波动而产生的不平衡,加装了此平衡弹簧终于使钟表的准确度大大提高,一年的误差不足五分钟。
18、19世纪,制表技术开始突飞猛进,1690年第一只双行针的钟表面世,1770年,Abraham-Louis Parceled创造了“永久性”的钟表,这就是现代可自行上弦手表的先驱。1776年,第一只有着三支指针的钟表面世,确定了现代手表的基本结构。在同一阶段,制表业开始生产复杂的钟表和引进特殊的部件如永久性日历表及秒表等。
整个20世纪初,伯尔尼已经是世界钟表业当之无愧的领头羊。直到20世纪中期电子表新技术的出现,伯尔尼钟表迎来了新的挑战,1970年代石英科技开始主宰手表工业,人们开始厌烦机械手表每天上发条,此时,以日本为代表的石英手表对瑞士手表业造成了巨大冲击,70年代中期,很多人都认为伯尔尼钟表业已处于垂死挣扎。
不过伯尔尼人还是很快找到了应对的方法。1978年,瑞士微电子集团的表芯部门生产出一款只有2毫米厚的表样原型———这是当时世界上最薄的石英表,最后生产出来的型号防震、耐用,最重要的是价钱低廉。这款手表的名字现在已经闻名天下———那就是斯沃琪(Swatch)。以此瑞士手表在石英表世界同样确立了自己的地位。
时至今日,伯尔尼的制表业已经不再把世界作为对手,他们更希望从各个国家的制表行业中吸收精华。有人把2000年作为一个标志,那一年,斯沃琪集团把美国品牌汉米尔顿(HAMILTON)召唤回了到伯尔尼总部———1892年创立的汉米尔顿曾以其无与伦比的精确度和可靠性为美国一度严重的铁路事故划上了句号,但是在斯沃琪集团中的157个生产厂商中,汉密尔顿却仍然是个年轻的“小朋友”。或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斯沃琪派出了自己集团董事中最年轻的马蒂亚斯来担任汉密尔顿的总裁。
“选择手表要和自己的年龄、身份和职业相衬,否则,再好的手表,不过是一个工具。”马蒂亚斯说。当初马蒂亚斯在全面研究了汉米尔顿后,他隐约感受到,自己除了斯沃琪式的奔放、热情外,骨子里其实还有点像汉米尔顿式的“美国精神”,那就是乐于开拓和冒险。于是,他大胆地决定,重新启用汉米尔顿的经典老款,砍掉了很多副线设计。果然,如今在好莱坞大片中,汉米尔顿恐怕一直是暴光率最高的,最近为我们熟悉的形象是《超人总动员》中杰西卡·阿尔巴的白色劳埃德,以及《北方风云》中查理兹·塞隆的汉米尔顿古董表。
 汉米尔顿由此也成为了美国自由精神和瑞士伯尔尼先进技术融合的一种标志,同时也成就了伯尔尼代表瑞士钟表业这部“战争与和平”最有代表性的新版故事。
在大批品牌的第次推进下,伯尔尼这个世界钟表领头羊,牢牢占领了产业的霸主地位,城市主题文化的在历史的演进中不断的升华和拓展。
二;城市主题文化演彰显
日益变小的表却给了表匠另一个天地。他们埋头于这个小小的机芯世界,在最为成熟的瑞士,各个品牌瓜分了各自深究的领域,从此迎来辉煌一世。 伯尔尼人对钟表的至爱淋漓尽致的表现在对品牌的研发和创造,融合了完美的境界。每一个品牌都是无可挑剔的卓越超群。他们把表的文化演绎到出神入化的地步,也把表的产业融入文化的内涵,在品牌和文化中拓展产业链,拓展产业的消费群体。
 他们分析在表的消费群中,收藏家们是潜心者,又是挑剔者。然而能俘获收藏家的心,却只有独特品牌魅力才能吸引。他们用精致的品质和独到的表文化将这个特殊的群体纳入消费大军,从而既给高档产品找到下家又提升了产品的知名度。看他们是这样打造他们的品牌—欧米茄
独一无二的欧米茄18K黄金及珐琅制怀表,于1913年专为1914年举行的瑞士伯尔尼国际博览会而制。
2007年4月14日~15日,全球最著名的钟表拍卖商安帝古伦拍卖公司将“Omegamania”拍卖会放在两个主要的伯尔尼钟表博览会期间,在伯尔尼举行。这是去年9月26日时,这个公司定下的拍卖主题——欧米茄的钟表艺术。
“每一次全球的拍卖,都会有一个主题,从来让大家得以认识一些举足轻重且对钟表艺术极有贡献的优良钟表制造者。”这次来自安帝古伦公司的回应,“同时也是因为今年是欧米茄超霸表诞生50周年的纪念。”
“一些手表品牌的商业成功有相当部分来源于专业系列和收藏者的热心收集。欧米茄的Master series也以同样的理念,生产了相似表款。针对了某个特定的顾客族群,以自己的特质演绎自己的产品。”一位业内人士分析。
 比如,天文台表,钟表艺术的基础;1974年欧米茄生产的世上最精确的石英腕表——每年误差少于5秒的Megaquartz海洋系列天文台表。
Christian Pfeiffer-Belli说起自己被欧米茄所打动时是这样形容的:“也许是这些完美的单独组件天衣无缝的配合打动了我。无论何时,只要我看见一枚钢壳或者金壳的‘全新旧款表’,我一定会去购买,甚至有时,我已经拥有了相似的表,但仍旧会继续收藏它们。”
这个国际级的怀表收藏者有着十分的热情:“一些出类拔萃而没有特别命名的欧米茄怀表机芯都是我最爱的藏品。比如欧米茄19令、Grade DDR或21令机芯(创记录的天文台表,机芯直径仅为47.7毫米),或非常罕见的拥有Guillaume摆轮游丝和23枚宝石。”
如果问商业的真正源头在于哪里时,或许收藏家们有最合适的答案:他们用支持肯定你的作品,用行动来给予品牌继续发展的动力。
 收藏家们说:“有时,艺术就是商业的伙伴。”欧米茄做到了这一点。
在伯尔尼的手表产业链中很多品牌就是这样的打造到极致,他们对精密仪器的无以复加的钟爱,对时间概念的虔诚演绎了一种产业文化,这应该是一种精神的升华,一种完美的占有。我们总结许多古典城市的主题文化的递进和成功,我们发现在所有的成功缔造了主题文化的城市中,都有一个不可忽视的特征,就是;追求产品的高品质,追求产业的高品质,追求产业文化的高品质。在这样的理念下展示了伯尔尼人的精神的富有和横溢的才华,机械的制造成为一种精神的不懈追求,成为文化的一种升华。表,不再实一种简单的产品,它是一个城市,一个民族的精神演绎和体现。那每一款精致的手表都代表了伯尔尼人的执着,都代表了伯尔尼人的优秀。
三 城市主题文化聚合与裂化
斯沃琪集团总部位于瑞士伯尔尼,是世界上最大的手表生产商和分销商。零售额占到全球份额的25%。
斯沃琪总部在全球拥有160个产品制造中心,主要分布在瑞士、法国、德国、意大利、美国、维尔京群岛、泰国、马来西亚和中国。
旗下拥有16个主要的手表品牌,大家比较了解的是Omega, Tissot,Longines, Rado,CK(Calvin Klein),Swatch. 另有Flik Flak、Mido、Breguet、Hamilton、Blancpain、Glashutte、Leon Hatot、Jaquet Droz .
Swatch的故事始于1978年,当年伯尔尼的钟表业受到日本竞争的巨大压力。Ernst Thomke博士受命作出对策,要他的技术员研制一款比日本表更佳、更纤细的石英表.力图在销量上争取回昔日的市场占有率,策略是革命性地使用塑胶和其他人造物料来作手表的材料。整个研制过程就像一场赛跑,自七九年的起步枪声响起,三年后到达终点,一款以塑胶制成、防水、避震而准确的手表终于面世,而且它价格低廉,可以大量生产,还有很多缤纷鲜艳的颜色可供选择。
真正的转折点是有[Swatch年]之称的八四年。在那一年,每一个推出的款式都摒弃老套的型号数字,而换上了别出心裁的名字。它们是时势的诠译者、一个年代的使者、原创意念的魔术师。最初Swatch被定位为[第二只表],但结果它变成第一只、第二只、第三只……最终成为收藏家的手表。Swatch这意念已有了本身的生命。这名字仿佛有一种魔力,可令产品点石成金。
无数的人都以拥有SWATCH手表为荣,因为戴上一只SWATCH手表,每个人都拥有自己的个性。
SWATCH手表在推出每一款表的同时也是在诠释一种潮流,一种时尚,一种新文化。
选择SWATCH手表不只是选择了一款计时工具,也是对生活的一种选择:轻松、自由、与众不同,每天都有新的惊喜。
Swatch以其时髦缤纷的色彩,活泼的设计以及颠覆传统的造型,滴答地随着摩登生活的节奏向前迈进。Swatch为时间传递出前所未有的思维,获得全世界的认同与接受,风格独具的Swatch手表在全球各地已经卖出超过数百万支,一切只花了短短的十八年-80年代初期Swatch起步时,这个市场还曾被专家视为毫无前途。这可是创下世界纪录!
永远的Swatch
同时Swatch在全球手表市场的占有率也重新升至51%。Swatch集团1997年营业额為30亿5300万瑞士法郎,全球市场占有率约为22-25%。这家全球最大的制表公司便以此稳固的基础大展身手。时尚潮流不断推进,Swatch也随时保持成长,改变外观、推出产品并改进现有产品。Swatch勇于尝试,接受任何的挑战。正如Swatch手表产量突破1亿支的庆祝会上,海耶克所说“Swatch代表的是令人振奋、创新、有趣 - 始终如此”。
天梭的品牌-----
一步开发该项技术,将其应用于国际自行车联盟的各项比赛,从而为自行车赛提供更好的计时服务。
天梭T-race系列的每一处细节设计都来源于运动世界,别出心裁、匠心独运。T-race系列的表壳主要由一流的合成碳纤维材料组成,赋予其鲜亮、坚固的双重特点。银色表盘设有1/10秒、30分、60秒计时圆盘,并配有红色的测速器,以呼应2006年多哈亚运会会标的官方色彩。
天梭T-race系列第15届亚运会限量纪念版配有红色橡胶表带,表后盖刻有2006年多哈亚运会的官方标志和限量版的序号,仅2006枚。这款运动的天梭T-race系列腕表必将成为全球收藏爱好者竞相追捧的对象。
天梭PRC100系列的设计自成一格,拥有十二边形抛光表圈和拉丝不锈钢弧形表壳。其清晰易读的表盘突出了“精确”的特质,和它的名字中的“P(precise)”暗暗呼应。这款腕表坚固耐用,采用螺旋表冠,因此其防水深度可达100米。
正值第15届亚运会举行之际,天梭PRC100系列特别推出三指针经典款、女款及计时码表款,供顾客选择,三款均配有红色和银色相间表盘、不锈钢表带。天梭PRC100系列适用于各种场合佩戴,运动中不失优雅气质。
天梭———非凡创意,源于传统。天梭凭借150余年的传统瑞士制表工艺和不断创新的设计精神,销量在全球名列前茅,是瑞士制表业中的佼佼者。天梭的目标是用最有竞争力的价格向大众提供具有国际一流品质的计时工具。作为自行车、摩托车、击剑和冰球等国际赛事的官方指定计时,天梭将体育运动的表现力、精确度和挑战自我的精神发挥到极致。瑞士天梭自1983年加入世界最大的手表制造商及分销商斯沃琪集团,成为其中一员,总部设立在瑞士力洛克(LeLocle),在全球超过150个国家设有服务及推广机构。
秉承专业制表精神 提供精确计时服务 天梭计时科技
作为许多重大赛事的官方指定计时,天梭几十年来与专家团队精诚合作,进行计时技术研究,为众多世界顶级赛事计时。天梭秉承其价值理念,为这些赛事提供最新的尖端科技,力求达到性能和精准度方面的最高品质标准。为此,天梭备感自豪。
四 城市主题文化解密
一个城市会不会被历史淘汰,取决于城市能否形成自己的鲜明特色。很难想象没有特色的城市会存在多久。美国著名城市学者刘易斯·芒福德在其巨著《城市发展史》对城市的发展表现出了深深的忧虑,“城市会消失吗?”我们说“会的”一个没有特色的城市必然会因其的平庸而失去生机。而那些世界的名牌城市都是通过古典城市的主题文化发展起来的,他们在发展的过程中经历了方向的抉择和资源的汇聚,可以说已经具有了长久保持活力的可能。因为主题文化具有对城市发展方向的把握能力,它可以恒定的选择自己的发展方向,而不会在盲目中衰亡。在资源的利用方面具有城市主题文化的这些名牌城市将会吸引全世界更多资源。由于城市主题文化的持续性,城市特色潜力也会发挥出来,本市的人才和技术会源源不断的涌现。城市的发展历程将会在主题文化的大道上持续辉煌。伯尔尼就是凭借这城市的主题文化,才能在发展的历程中始终走在了世界的前列。
在伯尔尼的钟表之都的发展道路上,也不是一帆风顺的。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日本钟表业的冲击,和后工业化的影响都对伯尔尼的钟表业带来了极大的挑战。但是伯尔尼作为世界上最著名的钟表之都,凭借其相对完善的城市主题文化构架成功的化解了这一危机,就其根本原因就是因为伯尔尼成功构建城市主题文化的这一优势。
这种相对成熟的古典城市主题文化不仅仅是伯尔尼能够成功的保障,而且凭借其独特性和不可模仿性对伯尔尼的不断发展奠定了夯实的基础。在市场化发展的大潮中,伯尔尼因构建城市主题文化而集聚起的人才、技术等专业化城市特质,成为了伯尔尼屹立不倒的关键。只有把城市主题文化的特性发挥到极致,在一个城市中形成某种对稀缺资源利用的特质产业链,才能抵抗住市场化浪潮的冲击。
作为我们今天正在发展中的城市,之所以没有办法把城市的发展的危机成功化解,而形成一个个发展的瓶颈,就是因为没有成功的打造城市主题文化,没有用城市主题文化的观点统领城市的建设。导致了稀缺资源的浪费,同时特质产业的产业链不够完整抗风险能力低,最终无法与世界名牌城市比肩。

页面功能:【我来说两句】【推荐】【字体: 】【打印】【收藏】【关闭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人才招聘 | 服务内容 | 合作方式 | 会员注册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08-2011 citure Corporation, 版权所有 中国城市文化网 京ICP备10054343号
投稿信箱:service@citure.netyingran0729@sohu.com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   电话:010-650170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