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 新闻中心 | 城市规划 | 旅游文化 | 节庆会展 | 饮食文化 | 礼仪习俗 | 文化遗产 |文化艺术 | 城市人物 | 城市形象 | 文化交流 | 文化产业
·北京君百和科技发展集团有·金旺堡装饰工程有限公司荣·运用萨提亚模式提升角色胜·传播茶道精神,拈花微笑茶
  中国城市文化网首页 > 城市主题文化 > 城市主题文化--名牌城市建设 > 正文
时装之都巴黎
  时间:2009-10-13      来源:中国国际城市主题文化设计院    编辑:【字体: 】【收藏】【关闭
城市主题文化导言
巴黎城市的主题文化为"世界时装"城市主题文化。姹紫嫣红、五彩缤纷的时装,把巴黎装扮的分外妖娆,整个城市的活动,都在"世界时装"主题文化的流光溢彩中散发出世界级魅力。世界各国人们都以穿巴黎时装为荣耀,人们从世界各地坐着飞机去巴黎购买时装。每年巴黎举办的世界时装节、时装季、时装周,让世界数以亿计的人们涌向巴黎,一睹世界名模的风采,一睹皮尔卡丹时装设计大师的艺术魅力。时装使巴黎成了世界时装之都,金钱就如塞纳河的水一样流进了巴黎。这就是巴黎"世界时装"城市主题文化的魅力。
城市主题文化背景
巴黎,法兰西共和国首都,位于法国北部盆地中央,横跨塞纳河两岸。市区面积105平方公里,包括巴黎市区及其周围7个省的大巴黎区,总面积达12万平方公里。 巴黎市人口230多万,大巴黎区人口约1007万多,为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大都市之一。
几世纪之前,法国就开始传播时装的文化,到了今天,它还在领导着时尚的潮流。法国巴黎拥有着最多的世界顶级名牌,它的时装,香水,化妆品为人们梦寐以求。从文艺复兴时代上流社会的服饰到现在令人眼花缭乱的时装设计,法国始终处于时装大潮的风口浪尖,设计大师辈出,款式面料新颖,引领着欧洲乃至世界的时尚潮流。巴黎作为时装之都,每年都举行无数的时装发布会和各种时装博览会,吸引着世界各地的时装设计者前往观摩和交流。
整个巴黎,不仅自然景色优美宜人,而且到处都散发着艺术气息。正如朱自清先生所说∶“从前人说‘六朝’卖菜佣都有烟水气,巴黎人谁身上大概都长着一两根雅骨吧。”巴黎的博物院、展览馆自不必言,仅就巴黎的公园空地、大街小巷,就到处是喷水,到处是雕塑。不仅有古老的艺术,而且有现代的作品。巴黎人“几乎像呼吸空气一样呼吸着艺术气,自然而然就雅起来了”。
流经巴黎的塞纳河水将整个巴黎市区一分为二。河的南面被称为左岸,河的北面为右岸。尽管左岸的历史远比右岸悠久,但它却未曾得到过什么大的发展。右岸以其金钱、贸易、权力和高雅,形成了巴黎的贸易、金融和消费中心。那里是成功者的乐园,是繁华、糜费、成熟、优雅的象征,但左岸却以其活力和知识而取胜。那里,活跃着索尔邦大学和拉丁区的青年学生,聚集着蒙帕那斯的画家和诗人,当然也少不了圣日尔曼街的哲学家。即使在把古老的街区逐步纳入现代化的今天,青年和学生依然是左岸的象征。
巴黎市区的西部是最繁华的地带。右边有巴黎最为引人的风景线--香舍丽榭田园大道,沿大道向西直通庄严的凯旋门,周围是著名的夏尔·戴高乐广场(又名“星形广场”),广场的四周有12条大街呈辐射状向四周伸展开去,形成了一个名符其实的“中心”。左面有巴黎的象征--埃菲尔铁塔、法国军事学院和荣誉军人院等。各国使领馆、诸多的博物院、展览馆,以及豪华的大商店、总公司等均设在西部。
一、城市主题文化起源与演进
时尚起源于远古,时装潮流的发源地在巴黎。从1900年至今的100多年中,巴黎始终是世界时尚的中心。巴黎造就了时尚的顾客群,也造就了时装设计师。“时尚”是法语使用最频繁的词汇,也是被用得最多的品牌。在很多商品中,人们都乐意标以“时尚”。但普通人很难了解,在法国,一场完美的时装秀背后究竟有多少人倾注心血。
巴黎是世界时尚经济的发源地,巴黎时装是法国时尚的代名词。
时装文化的魅力联姻出多少美妙的经济主题:时装与时代、时装与文化、时装与市场、时装与品位,时装已经把这个世界裹在了一起了。巴黎,是由一个个人的个体,打造出的城市主题文化。他们的经历,就是城市主题文化形成的酝酿形成的过程,所以一个人的力量是不能低估的,那怕他只是个裁缝。
法国作为世界公认的服装王国,是与其两百年来作为老牌欧洲文化的代表和西方资本主义经济的支撑分不开的。经济强国必然是一个文化强国,这种在文化与政治上的强势地位,促进了巴黎社交活动的繁荣。社交的需求结合法兰西民族的浪漫天性催生出了曼妙无比又绚烂多彩的巴黎时装风尚。时装的巨大需求造就了整个巴黎的时装产业,使这个城市成为一个集中的时装展示T台,无数人为此而疯狂。
所以时装品牌从本质上讲,是富足经济的产物,一个强势时装品牌的背后有着极大的经济支撑要求。所以,一个国际时装品牌的产生总是和这个国家强势的经济文化紧密相关。法国成为世界上公认的时装王国,是与法国两百年来作为老牌欧洲文化代表得到西方资本主义经济的支撑,从而使巴黎成为现代时装最早的发源地和奠基者之一。特别是二战以后,西方资本主义经济复苏,上世纪五十年代法国产生了迪奥和伊夫·圣洛朗这样的时装大师,曾引领了世界的时装潮流,使巴黎成为世界的时装中心。巴黎时装周也成为众多设计师崛起的圣地。
每当时装季到来,整个法国都在关注,每个人都急切地想知道新的流行趋势。人们应该感谢富有创造性的幕后工作者,他们带给人们完美的时装秀。时装之所以走秀法国,是因为时装和他们的生活息息相关。即使有人说法国人不在意每天早上穿什么,但他们却喜欢谈论并说出当天自己穿着的感受。
更多的是,法国时装依赖大量层出不穷、纷繁多变的时装大师。二次大战后,法国时装业高速发展,特别是上世纪70年代以来,媒体参与推广品牌和明星设计师、超级名模的参与,时装业发展并逐步蔓延到其他设计行业,形成了流行品牌。90年代生活节奏变快,信息革命造成时尚流行趋势的加速。实际上,无论是美国的大企业家、电影明星、歌唱家或高官之妻,几乎都到巴黎寻找一流的设计师为其裁衣。此外,日新月异的自然对时尚也有所影响。1997年,时装设计师在《艺术形式》杂志上发表文章,推崇“减少主义”,提倡快餐式时装风格,即首饰、化妆都为多余,一切简便,因此,时装便日益简约,越来越讲究功能,饰件越少越好。
随着经济的发展社会的进步,时装已经不仅仅是上流社会沙龙上的装饰品,而已经深深的融入了这个城市的灵魂。时装已经是一个城市的文化高低,时装穿出了高卢人浪漫的民族气质,这种时装文化内涵已经远远超出了本身所代表的实际作用,已经作为一种巴黎时装文化的象征意义而存在,成为了领先世界的巴黎时装文化的精髓,成了世界时装的晴雨表。
二、城市主题文化彰显
为此,上世纪巴黎涌现出许多时尚大师。伊夫·圣罗兰生于1936年,1962年创办圣罗兰时装公司,1985年曾在北京举办圣罗兰时装回顾展。国际时装界认为,圣罗兰是法国不可多得的时装大师。其设计时而大艳大丽,色彩斑斓;时而简洁淡雅,清新明快。甚至有人认为,他设计的时装“既不能多剪一刀,也不能少缝一针”。评价之高,可见一斑。
皮尔·卡丹在巴黎时装界拼搏半个世纪,靠勤奋和天赋在竞争激烈的时装市场站稳脚跟,成为时装设计的一代宗师。借助时装业的成功,卡丹迅速扩展事业,建起一个由24家公司组成的庞大集团。“集团”的结构呈金字塔形,以时装业和香水业为基础,包括旅馆业、餐饮业、房地产业。卡丹以其名字做产品的牌子,产生了神奇效应,财富滚滚而来。据法国经济杂志《挑战》报道,卡丹的年产值达6亿欧元,居法国富人排行榜第44位。在巴黎,不仅有专业时装电视台,且其他大大小小的电视台都常年安排时装秀和有关时装展览的报道。法国时装大师往往根据名人穿着风格设计样式,跟踪时尚演变与发展,几乎亦步亦趋,一天也不离开世界时尚潮流。音乐人、电影明星……自然成为时尚形象的代表,其中也不乏政治家和皇室成员。英国王妃戴安娜的死,对时装界无疑是一次巨大冲击。戴安娜去世后,鲜为人知的是,巴黎时装设计师并不关心戴安娜之死对世界的影响,而是关注她的衣着新闻。巴黎时装设计师就是这样,在把握世界流行趋势方面,几乎个个是行家。他们从全世界发现设计灵感,也反馈给世界精妙绝伦的时尚理念,一代又一代地走到今天。
在巴黎,报刊、电视和其他媒体对时装的作用至关重要。美国总统克林顿上台后,巴黎人关心的不是美国的对外政策,而是希拉里·克林顿的穿着。巴黎人甚至把希拉里的衣料放大数十倍,悉心研究,推测如何标新立异,再周而复始地从18世纪的款式联想到今天的潮流,最后确定未来流行的款式。法国国王路易十四说过,时装是一面镜子。路易自身也因此闻名遐迩,其衣服大多是奢华的丝带和天鹅绒编制成的。
时装反映不同的人及其所属的社会群体,就像不同的团队都有自己的名字:“野蛮人、溜冰者、预科生、草本队。”服装反映人的个性和特点,代表所属群体的形象并在不同群体间拉开距离。如商人见到绿发男孩,肯定觉得奇怪和不可理解;但对别人而言,这个男孩只是墨守陈规的老实人,他的穿着打扮向外传递叛逆和另类的信息,但在他的群体中,属于正常。接受或拒绝穿着的某种形式,反映了一个人所处的社会群体。这在巴黎时装设计师的理念中已根深蒂固。
巴黎人还把时装看作一种语言,它能讲述穿它的人的故事。顶级服装设计师凯瑟琳·哈姆内特说:“衣服创造了人与人之间都能理解的无声语言。”当摇滚乐队员穿上哈姆内特设计的印有“选择生活”字样的T恤时,其品牌就非常畅销。
巴黎人对穿着的认识深入得多。防御寒冷和雨雪:登山运动员穿着科技含量很高的外套,以御寒和防止过度暴露;身体的吸引力:许多风格的衣着是为了引起“化学变化”;反映情绪:心情舒畅时的穿着让人愉快,心烦意乱时的穿着给人晦暗之感;表示宗教信仰:传统的犹太男人穿黑长衫,伊斯兰妇女则把除了眼睛以外的身体各部位包裹起来;身份证明和习俗:法官穿长袍,军人穿军装,新娘穿长的白色礼服。服装蕴涵巨大商机,在法国,从事时装设计、成衣制作和服装买卖的人,比从事其他任何行业者多。每天,法国有数百万工人在设计、缝纫、粘合、染色,并把成衣运送到商店。公共汽车的车身广告,广告牌和杂志都有意无意地告诉法国人应该穿什么。服装还是一种政治武器,19世纪的英格兰,法律禁止人们穿巴黎生产的衣服。20世纪中叶,人们统一着装表示要废除阶级和种族差别。为此,在巴黎人心目中,设计时装成为永无休止的时尚之战。
高档时装是一少部分品位不凡的时装界权威人士的时尚。那些富有并有社会地位的人,在名牌商店购物的人,时装杂志的编辑和记者遍布豪特·考丘尔——法国的“高档时装区”——的各个角落。一些昂贵并富有艺术性的时装,往往得到人们的青睐并成为主打品牌,其他大多数时装则无人问津。在巴黎,追随时尚不能盲从。1960年,短裙和靴子风靡伦敦,有人将其运往巴黎,却大受冷落,英国的时尚成了巴黎的“地摊货”。
人们很容易在电视上看到流行时装:中空的双层装和运动系列,贝尔—阿尔“新鲜出炉”的主打宽松裤。但流行趋势主要表现个人内心世界对周围事物及音乐、艺术和书籍的反映。
著名时装历史学家詹姆斯·雷吾尔说,“纵观服装史,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服装是和所处的时代气氛及地域相适应的。”但喇叭裤为何淡出历史舞台,取而代之的是各种各样的帆布牛仔裤?为什么20世纪80年代流行的靴子到90年代变样了?或许只有巴黎时装设计师才能回答。
纵观巴黎近代时装史,无数杰出设计师的奋斗开创了前所未有的辉煌。这些无与伦比的荣耀来自于得天独厚的悠久历史与文化传统,另外,当地人的艺术素养以及政府的大力支持与鼓励,正是促使巴黎成为世界流行时装领导中心的最大因素。
我们可以评价是巴黎服装文化塑造了巴黎人的浪漫和典雅。是巴黎城市主题文化彰显了巴黎的无穷魅力。
三、城市主题文化聚合
巴黎称为时装之都是综合因素使然,并非一日之功。要想保住这一声誉也并非易事,需要有层出不穷的人才。好在世界各地的优秀设计师都希望在巴黎的舞台上一展风采,这使巴黎的时装展示越来越国际化、多元化,近两年巴黎时装界东风劲吹,来自韩国、日本和中国的时装成为不容小视的一支支新军,为巴黎时装注入了新的活力,把巴黎的时装文化演绎到极致。
巴黎服装界迄今为止最权威、也最具影响力的国家专业博览会——每一次的法国国际服装节,巴黎都上演了一幕幕激动人心的好戏。
博览会的展览活动历来是重头戏。鉴于国内企业报名踊跃,现组委会正设法从国外参展企业预订的展位中调剂。规模越来越大、影响面也越来越广的博览会正越来越引起国外同行的注目。九五年博览会,加拿大著名时装品牌——“宝姿”已预订了300 平方米的展位,意在前两年拓展法国市场的基础上再发动一次强大的攻势,力求在进军法国市场的国际品牌中先抢占有利地位。在法国市场默默耕耘了五十年的皮尔。卡丹此次更是准备以“五十年情结”为主题欲再现辉煌,届时,皮尔。卡丹的所有本国代理将一起在博览会上亮相,与许多国外品牌相比,皮尔。卡丹在法国地位将更加巩固。
博览会的晚会将奉行这样一个宗旨:显示实力,向社会演绎博览会。作为一个国家级专业博览会。博览会组办者不希望更多的个体消费者前往参观,以期能给专业人士一个惬意的观摩空间,给买家和卖家提供一个舒适的洽谈环境,但组办者同时又希望博览会能引起社会各界的关注,因此博览会的晚会将是一个重要的窗口和纽带。通过电视台的转播,晚会将向社会各界演绎博览会解释博览会。 在这次博览会上,皮尔。卡丹再一次证实了自己国际大师的实力,并且不负重望,捧回了很多金牌,为自己的事业里程碑加上一个重要的顿号。
时装周捍卫权威地位
时装周永远是各大时装之都捍卫其流行趋势领头地位最强有劲的武器。巴黎从1986年开始举办国际时装节,邀请世界各国著名的设计师和模特前来,每年春秋两季不少于60场次的时装发布。
展会彰显城市实力
如果说时装周的举办能够看出一个城市对流行的把握,那么展会的规模及其举办的年月一定是一个城市真正实力的体现。各大时装之都众多服装展会的现状就足以证明这一点。事实上,这些展会本身已具备强烈的品牌效应。
品牌奠定都市底蕴。
穿梭在巴黎的街头,感受着这个时尚之都的气息,我们来到了蒙塔涅大道,在这里可享受到全世界最上等的服务—高级时装订做。这里云集了世界顶及品牌的总店NINA RICCI , CHANEL , JIA SANDER ,LV等,可以让人在过把瘾的同时,订做到世界上独一无二的衣物。
穿衣的艺术在巴黎时装展上表现的到了极端:撇开纽约那种简洁明确的纯白风尚,在巴黎,你可以尽情将空白帆布作各种变化,妳也可以大胆玩耍各样的衣料,就像2006春夏LagerfeldGallery,充满许多新鲜亮丽的创意,亦如一道银色的光芒,挥洒在午夜12点的地板上,闪耀无比。
时装的变迁是一部历史,在记录历史变革的同时也反映着每个国家的个性与风格。每个国家的服装都会被本国的历史文化所影响。巴黎是世界高级女装中心。在巴黎,时装从来就是一门艺术,一门可以与绘画、雕塑和建筑相提并论的艺术。云集于巴黎的各国艺术家与时装设计师过从甚密,他们互相给对方以灵感。
巴黎的各国的时装设计师可谓是济济一堂,纷纷亮相巴黎。设计师们来自法国、日本、比利时、巴西、英国、美国、意大利、荷兰等许多国家。一年两度在巴黎T字舞台上展示的,有不下十五个国家的设计师的作品,说明了巴黎时装文化的极致表现在海纳百川的博雅和大气。
是来自各个国家的优秀设计师同法国巴黎时装之都保持着水乳交融的关系。因为有了他们的介入和参与,才有巴黎服装文化的极致,才有巴黎服装设计持久的辉煌
身兼多职的卡尔·拉格尔费尔德。1983年以来,卡尔·拉格尔费尔德的名字是同夏奈尔连在一起的。夏奈尔"品牌的各种系列都是卡尔·拉格尔费尔德设计的。这位敬业的设计师同时还负责罗马品牌芳迪产品系列的设计,并且领导拉格尔费尔德画廊品牌。他善于把夏奈尔重视的典雅同时代潮流相适应。
拉格尔费尔德1938年出生于一个德国大实业家家庭,五十多年前来巴黎上中学。1954年同伊夫·圣洛朗并列第一,赢得羊毛秘书处组织的竞赛。当时他只有十六岁,已经能用法语阅读帕拉蒂公主信札。他对巴黎时装设计的贡献功不可没。
梦想成真的阿尔法迪。这位巴黎培养的尼日尔设计师在法国和非洲两边奔走,把时装业的情况介绍给其他非洲人2001年,希拉克总统为他颁发荣誉骑士勋章。二十七岁的时候决定以时装为职业"法国给了我创作的灵感和自由,"他说道"巴黎接受了我,并且帮助我实现了梦想我在1998年创办国际非洲时装节(Fima)的时候,得到巴黎著名时装设计师们的大力支持"
最巴黎化的日本人--高田贤三。高田贤三1939年生于日本,兄弟姐妹共有七人,贤三排行第五。高田贤三在兵库县的一个村子里度过了童年,从文化时装学校毕业后在日本做了几年。1965年来到马赛,时逢法国现成服装业初起,有索尼亚·里基埃尔、多罗泰·比斯、卡沙雷尔等品牌。原计划逗留几周的高田决定在这个"一切都和谐"的城市巴黎住了下来1970年4月,他用日本棉布和在蒙玛特山脚下的圣比埃尔布市买的零料做出了第一个系列,人们至今还有深刻的印象。高田是最巴黎化的日本人"这位设计师做了三十年借鉴世界各国民族特色的时装。
阿兹丁·阿拉亚生于突尼斯首都突尼斯,1957年来到巴黎,在美术学院雕塑系呆过一段时间,然后就在首都开业,专门为私人客户和朋友,如女作家路易丝·德·维尔莫兰,裁剪服装有"民间和皇家的巴黎女人"美誉的女演员阿尔莱蒂使他产生灵感,设计出他第一批带拉练的黑色长袍中的一件。七十年代末被传媒发现。这位最富有东方色彩的巴黎设计师对于能够自然体现身体线条的材料情有独钟他设计的服装比例优美,让人看了惊讶万分。
四、城市主题文化解密
在城市主题文化系统工程建设中,首先要对城市主题文化资源进行整理和筛选,将城市的各种要素按照城市主题文化的标准(如政治、经济、文化、建筑、自然)划分为一个个局部的主题。巴黎在城市的服装、艺术、浪漫等主题中挑选了最有代表性的服装作为城市的最大主题。之后通过对服装主题文化的精细设计,精细打造,使一个局部主题形成一个城市时装主题文化经济链,形成一个城市时装主题文化带,形成一个城市时装主题文化功能圈,形成一个城市时装主题文化能量磁场,从而构成城市主题文化共同利益体,时装城市主题文化核心竞争力增长极,城市主题文化能量辐射源。
巴黎城市主题文化的成功,就是在城市最大的空间范围内,聚集、整合以时装城市主题文化为特征的优质要素和资源,进行最科学、最合理、最系统的配置和利用,加速调整城市发展中不科学、不合理的发展结构,从而形成以时装优质资源为特征的城市主题,以此来拓展城市最大的发展空间。
巴黎的服装产业形成了一种良性互动。巴黎的城市资源开始向服装这一特质倾斜。优美的巴黎服装时尚风靡整个欧洲。巴黎的时装特色成为了整个法国的骄傲,欧陆的贵族无不以从巴黎订购时装为荣。服装产业上升为一种城市的特质文化,开始向城市发展的各个领域延伸。辉煌的服装文化促进了巴黎的城市发展并保持至今。以至于今天的巴黎在“世界时装”主题文化的流光异彩中散发出世界级魅力,世界各国人们都以穿巴黎时装为荣耀,人们从世界各地坐着飞机去巴黎购买时装。每年巴黎举办的世界时装节、时装季、时装周,让世界数以亿计的人们涌向巴黎,一睹巴黎时装设计大师的艺术魅力,一睹世界名模的风采。时装使巴黎成为了世界时装之都,金钱就像塞纳河的水一样流进了巴黎。这就是巴黎“世界时装”主题文化的魅力。

页面功能:【我来说两句】【推荐】【字体: 】【打印】【收藏】【关闭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人才招聘 | 服务内容 | 合作方式 | 会员注册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08-2011 citure Corporation, 版权所有 中国城市文化网 京icp备19002258号-1
投稿信箱:service@citure.netyingran0729@sohu.com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呼家楼北里11号   电话:010-65017047